我是这样教中文的


我们A205班现有学生九名,平均年龄十七岁左右。除了两名刚从国内来的孩子外,其他学生均出生和成长于在瑞典的中国家庭。从中文程度来看,可以用“听很好、说不错,读一般、写最弱”来概括,这种情况,在我了解的类似中国学生中非常普遍。

我是去年九月接手这个班的。坦率地讲,教书育人,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手。如何才能不辜负学校的信任,不让学生们失望,我是有压力的。同时,我也有信心把这个工作做好。一是自己喜欢教师这个行当;二是在国内搞了十多年的文字工作,对自己的中文水平和能力还是有底气的;三是我有着比较丰富的行政和媒体从业经历,虽然与教师不大沾边儿,但善于与人沟通是共同的要求,我相信我能够了解孩子们想些什么、需要什么。

三个多学期的教学实践,让我收获良多,也有了不少感悟:

—-以保持和发展兴趣为第一要务。班上的不少同学,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开始学习母语,坚持到现在非常不容易。眼下,他们有的刚升入高中,有的将进入大学,学习任务都非常重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每周中文课让他们感到枯燥乏味或者负担过重,学习效果必然大打折扣。因此,如何激发大家学习中文兴趣,保持较高学习热情,成为开展教学活动的一条主线。

—-用喜闻乐见的方式教中文。记得我上的第一课是从互相认识开始的。我在黑板上画了一幅中国地图,然后问每个同学祖籍在哪里解,并将其分别标在地图上的相应位置。比如,有同学祖籍是陕西西安,我就告诉他陕西是中国的地理重心,西安是历史悠久的六朝古都;有同学祖籍是浙江温州,我就讲给她温州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,温州人具有勇闯天下的传统,更是扎根瑞典的先行者。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。我还帮他们分析了各自中文名字所具有的美好寓意,让大家感受到汉字和中文的独特魅力。

—-以中国文化为背景,多讲故事少说教。汉语是全世界最古老、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语言。中文的生命力之所以如此顽强,就是其植根于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沃土之中。中国五千年历史中的神话传说、寓言童话、诗词歌赋、名人轶事,为中文教学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精神食粮。在我的课堂上,与教材本身密切相关的其他内容,大约占到三分之二以上。当然,提前做足功课是必须的。

—-强调交流互动,实现参与式教学。十六七岁的孩子,已经有了很宽的视野和知识面,具备了独立思考能力。在课堂上,我的授课可以随时被提问打断,各种问题都可以拿出来讨论,历史的现实的,民族的宗教的,天文的地理的,中国的外国的,所以课堂上经常会“跑题”。对孩子来说,他们非常乐于发表自己的见解,困难的地方在于有时候“捕捉”不到准确的中文词汇来表达。每到这个时候,我会不失时机伸出援手,把那些个到了嘴边蹦出来的关键词儿写到黑板上并加以解释。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,通过与孩子们的互动交流,我也学到了不少有益的东西。

一年多来,我与孩子们相处得很愉快。以前从未想过,少年时曾萌生过的当老师的愿望,直到年届不惑之时在国外实现了。就冲这个,咱也得珍惜不是?


肖 勇

About 肖 勇

多年从事新闻出版和文化传播工作,知识面广,阅历丰富。 强调开放式、互动式教学,让在海外的新生代华人增进对中国文化的心理认同,从而保持和激发学生的母语学习热情。